馨月说财经:铁矿石的背后是美资 突破定价权的关键是刺破华尔街泡沫

发布时间:2021-04-19 11:29:44      发布人:随心  浏览量:

馨月说财经:铁矿石的背后是美资 突破定价权的关键是刺破华尔街泡沫(图1)

钢铁是工业革命的基础材料,而铁矿石又是钢铁生产最重要的原材料,因此发达经济体早已对铁矿石资源进行了垄断,全球铁矿石资源主要掌控在力拓、必和必拓与淡水河谷三大矿业集团手中,而三大矿业公司又主要被美国资本所把持,美资分别持有力拓46%的股份、必拓44%的股份与淡水河谷38%的股份。

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进展神速,并素有“基建狂魔”之称,铁矿石资源与我国的基建紧密相关,因此淡水河谷等三大国际矿业公司常常操纵铁矿石、铜等重要资源价格以赚取中国经济周期的高利润,进而导致一些中国需求的矿产资源价格暴涨。

一、铁矿石价格的暴涨

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指数年线图

从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指数年线图中可以看到,自2019年开始,铁矿石价格就一度暴涨,后虽有收敛,但是全年涨幅依然高达29.56%;2020年这一上涨趋势进一步恶化,全年暴涨53.91%,并创历史新高;截止目前,铁矿石价格今年再度上涨了4.92%。华尔街以及澳大利亚等利用中国新基建周期不失时机地拉抬铁矿石价格,从而赚取中国的巨额利润。

《澳洲金融评论报》4月11日报道称,由于中国强劲的需求,澳大利亚目前每天可以从对华铁矿石贸易中赚得5.85亿美元。由此可见铁矿石的暴利。

二、全球资源竞争

前期我在几篇文章中着重讲了美国力图控制中国供应链、产业链与价值链的问题,想掐住中国的供应链与价值链两端,从而将中国牢牢压制在产业链上,令中国成为美国的加工厂。譬如芯片问题就处于价值链上,而原油与铁矿石等问题就处在供应链上,这就是中国在发展中所遇到的现实与严重阻碍。

在价值链上中国迟早会突破,这是由中国科技投入额度与人才储备数量不断增长所决定的。但在供应链上,尤其在一些重要资源问题上,中国想要获得国际话语权是很不容易的,在印度、巴西等大国进一步发展以及美欧有新基建意向的国际大环境下,未来的全球资源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数据显示,今年3月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自10月以来首次突破1亿吨,第一季度进口量较去年同期增长8%,同时钢铁产品进口升至今年最高水平,钢铁出口也跃升至2017年以来最高水平。由此可见中国对铁矿石资源的依赖性。

中国为了争取一些矿产资源的国际定价权做出了一些积极努力,例如中国铝业已经持有力拓10%的股份,华菱钢铁持有FMG10%的股份。但是中国在全球矿业资源竞争中屡屡遭受美国等国的阻扰,令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明显不足,在这场消费大国VS控股大国的博弈中,中国吃了不少亏,仅在铁矿石问题上就吃了多次大亏,这里有国际博弈问题,也有自身问题,可谓一言难尽。

目前世界铁矿资源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印度、美国、加拿大、南非等国。而一些重要供应链又主要掌握在美资手中,因此美国伙同其同盟不断阻扰中资的海外矿业收购与开采。

事实上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之争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安全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国内不仅要宏观统筹,而且企业之间也要同舟共济,同时还要在产业链与金融衍生品链条上细致梳理,否则很难应对高价铁矿石问题。

三、铁矿石供求

世界钢铁协会表示:随着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全球钢铁需求今年将上涨5.8%,但由于刺激支出的影响减弱,明年的增长将放缓至2.7%。世界钢铁协会预测,到2022年中国钢铁需求将增长1%,发达经济体需求将增长4.2%。

从全球铁矿石的需求来看,目前还处在一个上升周期,因此华尔街依然会努力控制铁矿石价格,以图获取更大的利益。

4月16日Mysteel统计数据显示,全国45个港口进口铁矿库存为13315.37万吨(单位下同),环比增216.55;日均疏港量290.01增9.1。其中,澳矿6758.20增272.6,巴西矿4102.80降146.98,贸易矿6441.30增73.4。

从数据中可以看出,中国对澳大利亚与巴西的铁矿石依赖还是非常明显,且需求量依然在增长,这令铁矿石价格下调增加了难度。

四、国内的应对策略

去年至今年一些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涨或大涨,对我国的实体经济发展形成了严重的干扰,从成本端造成了企业经营的紊乱,导致企业利润受压乃至亏损,并加强了国内的通胀传导,因此国内近期给予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以高度的重视。

而在控制铁矿石价格方面,有关部门也多次表示有意压缩钢铁冶炼能力,从而节约能源并减少钢铁行业的排放,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效果并不明显。

有国内企业向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建议放开废钢进口、放开国内铁矿开采、限制出口钢坯钢材,预计国内每年就能少采购1亿多吨的进口铁矿石,那么铁矿石价格就会迅速回落至正常水平。这虽不失为一个好策略,但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方案。

如果从全球资源竞争的大战略角度考虑,鉴于美欧等当前的资产泡沫问题过于严重,中长期来看有泡沫破裂的风险,中国应利用美欧资产泡沫破裂的机会,倒逼资源国与国际矿业公司有所让步,从而获取更多的海外矿业持股与议价权,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一些问题。